保釋或被拒、警務處國安處可截聽 政府多次強調國安法充份人權保障 辯護律師、法律學者如何評價?
2020/07/14 12:40

【有線新聞】根據港區國安法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,由調查到審訊都有特別安排。政府多次強調有充份人權保障。辯護律師、法律學者又怎樣評價?

以新方式訂立新法例、執法、檢控都由新部門「警務處的國家安全處」執行。新部門由助理處長掌管,負責收集﹑分析國家安全情報﹑部署﹑協調及調查危害國家安全工作。實施細則賦予警方七項權力。除了可以向法庭申請限制涉嫌人離境﹑凍結或充公涉案財產﹑要求資料擁有人答問題、提供資料﹑遇上緊急情況有助理處長授權不用法庭搜令,可以搜查處所﹑車輛及電子設備。

現時截聽由法官審批,國安法下會由特首批。更容許警務處處長緊急授權,例如有人死傷,國家安全遇上嚴重威脅或損失關鍵證據,警務處處長口頭批准都可以。律師一般在法院、監獄、警署等地方見當事人,受「法律專業保密權」保障對話不容披露。國安法細則就容許在特殊情況下,例如有合理理由相信律師有份犯罪,可以秘密監察。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:「如果是有理由認為是犯了罪去截聽 ,不會違反人權法,是調查案件。」

大律師黃宇逸:「法律專業保密特權精神所在就是一個人被控告或被懷疑犯法,他可以坦誠跟律師說他做了甚麼 ,對於被捕人尋求法律意見的權力是很嚴重的侵犯。」當警務處處長懷疑網上訊息違反國安法,經保安局局長批准,可勒令發佈人士、平台或服務商移除信息,是首次在香港法律有這個安排。警方可要求服務商提供身份紀錄及解密協助,違例者可被判罰款十萬元及監禁一年,服務商則可判罰款十萬元及監禁六個月。

黃宇逸認為,這是對言論自由很大的威脅及限制:「歸根究柢是大家是否信任,判斷權力在警方,而這個判斷無需事先經過一個獨立的司法機關審核。」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:「這個權力只限於調查違反國安法罪行,如有些要求超出這個範圍,受影響人士可拒絕遵守要求或向法院申請司法覆核。」國安法的檢控工作由律政司的專責部門處理,檢控官的任命要有國安委同意,律政司司長同時是國安委成員,特首委任部門負責人要先徵求駐港國安公署的意見。

黃宇逸:「在公眾觀感上令大家感到他(律政司司長)與國安委同一伙,檢控時很難做到獨立決定。」

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:「這只是一個委任機制,他們將來一定要奉行傳統檢控準則,如果沒有獨立的刑事檢控專員作出檢控決定,但我說過就算現時制度上沒有,據我的經驗,檢控決定一向是客觀基於合適的準則,沒有政治考慮。」

一旦被控上到法庭,除了答辯,下一個要考慮的問題是「申請保釋,但被拒。」劉偉聰是本港首宗國安法案件的辯護律師,他指:「普通法下我們應該有人身自由,所以除非我們不依期歸押、騷擾控方證人、將會干犯其他罪行,否則我們應該有保釋,但第42條卻是相反。」他提到的第42條列明,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疑犯不會繼續犯下危害國家安全行為,否則不准保釋。他認為:「問題不只將責任落在被告身上及簡單地非依賴控方證明一切,主要原則基本上是一樣,重要的是一個人不應獲得保釋,如果他有機會再干犯相同類型的罪行。」

大律師公會執委黃瑞紅認為,做法將現時無罪假定論下,關於保釋的推論逆轉。去到審訊,當律政司司長認為案件涉及國家秘密、具涉外因素或要保障陪審員及其家人安全,可以發出證書,要求不設陪審團,由三名法官組成審判庭,審訊可以閉門進行,只公開判決。黃瑞紅:「罪行好嚴重的時候,有陪審團制度都是其中一個公義的原則。」

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譚惠珠:「外國都有這些情況,以一個專家小組、數個法官組成合議庭。」港大法律學院副院長楊艾文則認為,要三名高等法院法官監察審訊,或非實際善用資源,暗示制度或沒仔細考慮。

至於法官安排,條例訂明國安法案件由特首指定若干名法官審理,有危害國家言行的不會被挑選至名單。任期內發表這類言行亦會被取消資格。特首可徵詢國安委和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意見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:「國安委的工作不可挑戰,細則本身亦不可進行司法覆核。」港大法律學院副院長楊艾文:「但細則本身的意義及範圍,相關人員有否依從細則行事,這些問題都應可被司法覆核。」

陳弘毅:「任何授權立法,如果超出授權範圍,理論上都可以被審查或覆核,問題是誰有權審查。是否只有人大常委才可審查,還是法院都可以審查?這個在法律上有一定爭議性。」

楊艾文:「有一個危機,就是人大常委可隨時插手,給予一個不同的解釋。我頗擔心,尤其如果這會時常發生,你越在國安法案件中爭取權利,其他案件的權利亦越有機會被損害。國安法立法是一個不幸的現實,影響現時法律體制中個人的基本權利,從根本削弱基本法賦予我們的人權保障。」

上載 2020/07/13 23:08 觀看 1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