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大衝突一周年 留守者對「全身而退」感內疚 反思「無大台」或是教條主義 救人校長:社會須坦誠了解原因
2020/11/19 09:23

【有線新聞】去年理工大學被警方圍封13天,警方截至上月底共拘捕逾一千三百多人。一年過去,當時被困的人以及進去救人的校長有何體會?理大事件為他們帶來甚麼影響?

一年過去,紅磚重新鋪上,由臨時封閉變成閒人免進,復修抹走了衝突的痕跡,但對曾經留守的學生來說仍有些畫面抹不走。

留守者RON:「時間每日、每日地過,那個地方越來越空。有些自動門好像失靈一樣,會自己開、自己關,你在整個好像城堡這麼大的校園,晚上要如何去在這個這麼詭靜的環境自處?」

警方:「你唯一一條路就是回到理工大學裡面。」校園外圍每個角落都被封鎖。

示威者:「你們相信外人還是相信自己手足?讓他們自己選擇。」這幕掀起去留討論,但對Ron來說這個不是選擇。「很反感,當時是完全變調。我覺得不需要給一些似乎是『A餐』、『B 餐』給你選擇,你就一定要選擇。我又不是正在暴動,我走出去就暴動去自首,這似乎對我來說不算是一個選擇。」

最終有近三百名中學生在校長陪同下離開理大,何玉芬都有份組織。輔導教師協會副主席何玉芬:「從來沒有後悔。不想他們在一個暴力的場景、無法控制大局的情況下被困,面對人生的危險。」

截至上月底,警方就理大事件共拘捕1,388人,347人已被起訴。至於多少人被登記資料離開,當中有沒有人被捕,警方就沒有回應。

RON表示身處封閉的校園,面對十多日校內校外走不走的討論,令他有點反思。「整個運動都是『兄弟爬山』,但外部環境改變了。在校園裡面是封閉的狀態 。當時是需要有領導能力的人帶領害怕的人,教條式地堅持『無大台』說不定這就是教條主義。」

一年過去,理大抗爭早已落幕,但這場衝突留下的結仍然未解。何玉芬:「坦誠、誠實地面對真的曾出現這麼大、整個社會的困難,不代表認同很多行為,但要去了解原因。」

RON:「我是一個可謂是全身而退的人,無數因為聲援理大或者救理大內的人而被拘捕的人,我每隔幾天、每隔幾天就見到這些人入獄,這個是令我最痛心的倖存者的內疚。」

上載 2020/11/18 11:45 觀看 325